Deeeeeeeer

最近应该不更文了,我要看《外科风云》😊😍 ,现在在看着电视里的庄叨叨,我旁边有几个亲戚,大概就是25,26那种,女的,看得比我还花痴,一直叫着“啊,靳东啊”!我的心情无法形容😂😂😂

【谭赵】大鳄的的烦恼

小短文一发,文笔渣, 不喜勿喷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谭大鳄最近很忧愁。

堂堂盛煊董事长有钱有房有车,却没爱情的。

老朋友安迪最近感情事业风生水起,与包奕凡整天腻歪在一起。你说另一个老朋友老严?别提了,人家早已成家立室,美人在怀,孩子都有啦。

前一个不久前还跟自己说打算一个人孤独终老,说什么不祸害别人,不祸害后代。后一个,年轻时飙机车,口口声声说不想结婚,婚姻是坟墓,爱机车胜过爱美女之类的。现在呢,一个个都在我面前秀恩爱,简直丧心病狂!

对√,没错,我们的谭大鳄在等电梯的时候思考着自己的爱情,然后电梯门开了,又关了,又开了,因为夹到了谭大鳄的手腕。

F* *K.大鳄优雅地表示了自己的心情。

谭大鳄拖着自己的伤手来到医院,然后遇见了我们的六院一枝花——赵启平。

赵启平看了看X光片,又抬头看看云云面前这个上海市金融界的大佬,咦~,为什么一直盯着我,难道我脸上有什么东西,又望了望黑色的手机屏幕,没有啊。真奇怪。

“你这个手只是有点肿,没什么大碍,擦点药,好好休息几天就可以了。”

。。。。

“怎么,还有问题吗?你为什么要一直盯着我。”

“赵医生,你缺一个男朋友吗?”谭大鳄露出了他标准的一字笑,赵医生,你好啊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结局是什么,你猜啊!

【谭赵】于是05

作业多到想死。。。。

初二狗表示想哭。。。
-----------------
正文:

窒息感。

赵启平是因为这个惊醒的,费力地喘着气,窗外还是一片黑暗。

赵启平就这样坐了一会,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,打开手机,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手机,凌晨四点。手机的光打在赵启平苍白的脸上,而这张脸的主人面无表情。赵启平点开了微博,既然睡不着就刷刷微博吧。

他刚刚回国不久,一回来就开始忙工作,朋友也只有仅仅几个还有联系的朋友。

赵启平从小到大都是校草,朋友当然不会这么少。而现在呢,因为自己出国太久了没有了联系。真的是无聊时方恨朋友少啊!


Fuck.赵启平骂了一声。一点开微博,全都是关于谭宗明的,什么
“史上最帅总裁”啊,“论成功的男人应该是怎么样的”,“深扒盛煊总裁的秘密”,“八一八商业大鳄的前任都有谁”等等之类的,无非不就是一群一天只会幻想着“霸道总裁爱上我”的小女生和拥有着一颗不死的春心荡漾的阿姨粉在犯花痴。切,有什么好稀罕的,不就一中年发福老大叔嘛,那一颗大头就可以压死你了。

赵启平思来想去,不对啊,我为什么要这么上心阿。无聊,又按下了电源键,把手机扔在了一边。

烦,想喝酒。

虽然不想承认,其实他想谭宗明。赵启平的眼开始有点红肿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随时呼之欲出。爸妈也不要我了,赵启平想着。他记得他向爸妈坦白了自己的性取向后,爸的那一句“混账”,他是被赶出来的,他们说,就当没有他这个儿子,让他不要丢他们两老的脸。

他还记得妈对他说了一话:“早知道你这样,当初我何必辛辛苦苦地生你出来,造孽啊。”

“你走,不要再回来了,我不想见到你”

“妈,”

“滚,不要叫我妈,我不是你妈。”…………

他再次打开手机,打开音乐,点下了播放键。

My love's go humor
我的爱人十分幽默

H's the giggle at a funevd
但他却在他的葬礼上轻笑

knows every body's disapproval
知道世人容不下我们

I should've worshiped him sooner
我应该早点开始朝拜他

If the leavens ever didapear
若天堂果真传达过圣言

He's the ladt true month piece
那他定是最后无真言的传达者

Every sunday's getting more black
每周日都更阴暗一分

A fresh poison each woek
每周多一味新鲜的毒药

We were bron sick you heard them say it
我们生来“变态”你应该听说过的吧

。。。。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真的,强烈推荐这首
《Take Me To Church》

【石太璞】是自述又不算自述

严重OCC
今天第一次加了个Q群玩语C,
要写一段戏,奈何文笔差,一个自述写得与噗噗自身气场偏离太多,所以说,严重OOC
不喜勿喷。。。。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 我叫石太璞,是一名捉妖人。我的师傅是玄帝观掌门王赤诚。我从小是孤儿,你问我的父母是谁,叫什么名字,我也不清楚,随着年龄的增长,他们的脸在我的脑海里越来越模糊,我只记得他们是被妖怪杀死的。妖怪进村的那一天,我却终生难忘。血腥的那一天,我的眼前全是猩红一片,好像有人对我叫了几声“快跑”。抽泣声,惊叫声,怒喊声,惨叫声....交织在一起,形成一首渗人的曲子,让人不栗而寒,毛骨悚然。我一直呆站在门口,我的父母躺在我我面前不过十几步的地方。那个妖怪看到了我,一直向我走来,它的长相很丑陋,用恐怖这个词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之。妖怪已经杀红了眼,眼神里流露着贪婪。倏尔,我的眼前闪过一道白光,我便晕了过去。等我醒时已是第二天的正午,醒来发现自己身在一座破庙里,在我的旁边有一个正在我打坐的道士,是他救了我。后来这个男人询问了我一些状况,但当时我还是一个小孩,一问三不知。他跟我说我们全村只有我一个人幸存下来,不过,他要又叫我放心,他已经收服了它们,并且已经处理了,那时候,我还问他怎么处理,他也这是笑了笑而不语,后来我走上捉妖这条路也就慢慢明白了。不过我很崇拜,很敬佩那个男人,是他救了我。那个男人说我有捉妖的天赋,问我是否愿意拜他为师。我激动得立刻向他跪下磕头一边还说“愿意,愿意...”他急忙把我拉起来,大笑了几声,对着我说道:“傻孩子,拜师这种事怎可如此随便,跟随我回师门再向我行礼吧。”当我正式拜这个男人为师时,那一刻,我看见他坐在高高在上的主位上时,听着宣读人的礼词和一旁的羡慕声和议论声,我才知道,我的师傅是玄帝观掌门王赤诚。师傅对我的练功很严格,不止练功,还有那些四书五经等他都要求我学好,他总是讲一些很深奥的话语或者一时兴起道出一句诗句。时间飞逝我也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刚拜师的六岁小娃娃了,等到我十六岁时,师傅吩咐我下山捉妖,那时,我正式踏上了捉妖的这条路。我还记得下山的那天,我的心情既兴奋向往又紧张而无措。第一次捉妖时,我很紧张,尽管那只蝙蝠妖法力并不怎么高强,但是它刚刚才吸饱精气,耗了我不少时间。最后我发力把那只想逃跑的蝙蝠妖从空中打了下来。那只妖摊在地上一直求我放过他,我开始有一点犹豫,可是师傅说过妖没有一个是好的。没想到,那只妖乘机发力,向我袭来,幸亏我反应即使,躲过了一击,并又向那妖打了一掌过去,那只妖当场毙了命。从此,我开始云游四海以降妖为己任,一直到现在。一切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,我是一名捉妖人,我的任务就是降妖。

再来一发~
满满都是老司机的力量袭击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老司机,套路深。
谭大鳄一看就知道很有经验,,,2333.
深深地为小赵同学的屁股哀悼。。。

明家100个日常(现代AU)02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小孩子都爱吃巧克力,阿诚尤甚。阿诚最喜欢巧克力的那种甘苦共存的感觉,就像他和大哥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 有一次大哥问他:“给你两个选择,你是要大哥,还是要巧力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 “我要大哥。”阿诚不假思索道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大哥心里乐开了花,又继续问道:“为什么啊?”
  
     “因为大哥有钱买巧克力给我吃啊!”阿诚继续不假思索道。

      大哥:。。。。。。感觉自己嘴贱,干嘛要问为什么啊!

         

【楼诚衍生/杜方】小短文一篇


        除夕那晚,杜见锋表示非常不开心。。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杜见锋原本已经计划好与方孟韦的二人世界,但是方孟敖居然也来了,打着来看弟弟的名义一直跟杜见锋做对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三个人一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春晚,方孟韦坐在中间,杜见锋在左,方孟敖在右。

       杜见锋把右手搭在方孟韦的右肩上,向方孟敖投去一个嚣张的眼神,宣示着自己的主权。

       方孟敖回了一个白眼,现在他的白眼已经翻得炉火纯青了。

       方孟韦心知肚明,哎,怎么越老的人活得越像小孩。方孟韦不做声,继续装作专心的样子看春晚,春晚才刚开始没多久,正进行到胡歌和王凯唱《在此刻》。

突然方孟韦的手机响了,三条信息,全是谢木兰的:

         (   小哥,快点进这个群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〈1359*******〉帮我一起骂战。)

     (      什么靖苏大法,我不管,反正我就挺楼诚,拆我楼诚皆狗带。)

       (   小哥,进群记得把马甲改成“楼诚大法无限好”。)

       方孟韦看完后无限蒙逼,这是什么。。。。我才没有这个功夫。他身后的两个男人还在暗战中。方孟韦叹了一口气,这年头谁都得罪不起啊。给木兰回了一条信息,说自己手机卡,就不进群了。

        正巧这时方孟敖去上厕所,方孟韦便挨着杜见锋,挨在杜见锋的怀里,捏着杜见锋的手指,开口道:“我大哥人就这样,你不要老是跟他斗气,这样我很尴尬。”杜见锋一听,立马认怂了:“得勒,孟伟说什么都对,我听孟伟的。”“真是的。”方孟韦嘟起了嘴,脸上泛起了两朵红晕。哎,我家孟伟真可爱,杜见锋想,心里泛开了花。

        方孟韦抬头快速地吻了一下杜见锋,红着脸说了一声“新年快乐”。杜见锋回了一个绵缠的深吻,“新年快乐,我的小可爱。”

        刚从厕所里出来的方孟敖表示想回家。〈此刻我的内心是崩溃的(⊙o⊙)〉〈( •̀⊿•́)ง110我要报警了!这里有人虐狗!〉

【谭赵】于是04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4.눈_눈您的好友【腐女·秘书】已上线

         赵启平躺在床上,望着一片漆黑的天花板。他有些迷茫,不,是前所未有的迷茫。他忘了见到谭宗明的时候,他的心漏了一拍;他忘自己与谭宗明在车内吻了多久;忘了自己如何恢复理智推开谭宗明;忘了自己有多么狼狈地逃走......

        他推开谭宗明后,车内再次陷入了沉默的气氛,他望向车窗外,他想逃避,逃避谭宗明的眼神,他很清楚地知道他们俩之间是不可能的,再也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    谭宗明一直望着他,他的发丝稍稍有些凌乱,微微翘起的小卷毛,在谭宗明眼里却分外可爱,美好又完美。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放手。

       “你住在哪?这么晚了,我送你回去吧。”谭宗明打破了僵局,吐出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 “不用了,我自己可以回去。”赵启平拒绝了谭宗明这个请求,“你喝了酒,还是找一个代驾吧。开门,我要下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谭宗明还是开了车门,赵启平依旧面无表情地走下车,只留一个越来越远的、越来越模糊的背影给谭宗明,连头也回,一直加快着速度。谭宗明坐在车内,望着赵启平的背影,像是落荒而逃,透着无助与悲凉。谭宗明握紧拳头,用力向方向盘打去。启平,这一次我会抓紧你的手,至死不渝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,谭宗明打了一个电话给家里的司机,叫他来接他。

        其实还有一个人,没错,就是谭宗明的秘书,在三更半夜这个最适合一个美容觉的时刻,她被老板的一个电话吵醒了。嗯,她的心里在那一瞬间吐槽了谭宗明数百遍。。。万恶的资本家。。。。简直就是压榨。但是秘书一听到完成任务有奖金,立马两眼发光,万恶的金钱我来了。那个任务就是查一个叫赵启平的人。秘书小姐表示:OK.简直so easy.

      但是,当她看到赵启平的照时。。。。

      她的内心瞬间澎湃起来:果然,老板叫我来查他绝对没有那么简单,难到。。。不会把。不一定,也有可能。对,就只有这一个解释合理。果然,帅哥都是有男朋友的。作为资深腐女的我瞬间神清气爽,能量爆棚,我还能再战五百年。(눈_눈您的好友【腐女·秘书】已上线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最近走肾风盛行,我还是跟一下时尚的潮流吧【我也真是哔了狗了→(U・x・U)】

说实话我昨晚梦到了小赵同学,在梦里,我激动得跑了上去,可是突然出现了一个老坛,。。。。。对,他们俩当着我的面进行了一个爱的抱抱。。。。。瞬间感到有人在虐狗。。。。。【555...宝宝心里苦....】【( •̀⊿•́)ง110我要报警了!】

【谭赵】于是03

3.突如其来的吻
        谭宗明一直紧紧地抓着赵启平的手,拉着他走出了夜店,直往着他那一辆法拉利。“谭宗明,你到底想干嘛?”赵启平生气地说道,并挣扎着想摆脱谭宗明的手,他的手现在被死死的抓着,疼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谭宗明从裤袋里掏出车钥匙,按下解锁键,用力地拉开车门,粗鲁地把赵启平推进车内, 自己又疾步走另一边,上了车。谭宗明一上了车,就立刻把车锁上了,他怕赵启平再次逃走,从他身边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 狭隘的车厢内,这两个男人,两个曾经的情侣都沉默了。这种气氛大概持续了有十分钟,赵启平先开了口:“我刚才很吃惊,之间的距离没想到你和我还能再见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是的,你当然很吃惊,说明你七年前就已经打算好不再来见我,原来你是这么负情又自私的人,”谭宗明回道,你真够绝情的,都用上“你和我”三个字了,一下子拉开了我们的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 赵启平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,思考了许久,说道:“我要为当年的事跟你说声对不起,当年我走得太匆忙了,没来得及跟你道别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当年为什么要执意跟我分手?”谭宗明说出了这个困扰他七年的问题,为什么,你为什么要离开我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能去美国留学一直是我梦寐以求的机会,当年我好不容易得到了那个机会,我是不会放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仅仅这个原因就足以让我们分手?我不相信这么简单。你知道我可以到美国陪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,你不会,那时你的公司刚上市不久你根本没有那个时间了来两地跑。而且,你知道的,我说过距离就是一切爱情的杀手。与其浪费时间等待爱情枯萎,还不如麻利地一刀两断,不是吗?”赵启平说道后面时,嘴角莫名地勾起了一个狡猾又邪魅的弧度,他很享受给每一件事或物下定义的过程。

       “那你为什么又回来?”谭宗明绝对不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   “我这次回来是因为我以前在复旦的师兄邀请我回来到他们医院工作,所以说我这次回来是因为工.....唔.....唔....”赵启平刚说到一半,自己的嘴就被谭宗明的嘴堵上了,谭宗明强势地用舌头撬开赵启平的贝齿,深入赵启平的口腔内。赵启平的口腔内现在满是香槟的味道,他被谭宗明吻得七荤八素的,胸口有点闷,喘不过气来。他原以为时间可以冲淡一切,包括感情。可是现在他既然不想反抗谭宗明的亲吻,甚至有点享受,而且他的下身起了反应。他的余光也发现谭宗明也撑起了小帐篷。。。他的大脑现在一片空白,脸上一朵红晕,连耳根子都红了......(๑乛◡乛๑卡在了奇怪的地方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字数不够,选择来凑。。。【_(ÒωÓ๑ゝ∠)_看我颜艺的一趴!】

好了,现在有两个选择:

1.直接上肉【(ノ°ο°)ノ前方高能预警】

2.小赵同学临阵脱逃,谭大鳄蒙蔽【什么鬼= =ㄖㄙㄖ‖】

各位客官请认真选择回复我。【( •̀⊿•́)ง110我要报警了!】